公益专题

更多

您所在的位置:QQ首页 > 新闻频道 > 时政新闻 > 正文

自杀还是谋杀 林黛玉之死各种说法(图)
http://news.QQ.com  2005年09月22日08:53   东北新闻网 

·
·
·
·
·
·
  在《红楼梦》后四十回里,很多人认为林黛玉之死的描写,显得过于仓促而不完整,并且其中也有许多的疑点。在书中,林黛玉显然是病死了,得病时知道宝玉结婚的消息,一气而亡。多年以来,关于林黛玉之死,有了很多说法,红学家们也聚公不断。有人说她是赴水而死,也有人说她是上吊自杀,也有人说她是被人谋杀……

  我们搜集了有关的各种说法,与读者共享……

  黛玉因相思和受诬 “眼泪还债”而死

  梁归智

  黛玉受诬与贾家择媳

  黛玉之死与贾家择媳无关。因为“金玉姻缘”乃是黛玉死后才有的事。这从前八十回中“伏脉”:“薛宝钗羞笼红麝串”在“埋香冢飞燕泣残红”之后即可看出,意为元春促成“金玉姻缘”是在黛玉死后。“红楼梦”曲子《终身误》云“都道是金玉良缘,俺只念木石前盟”,也明说木石之盟在前,金玉之缘在后。而写黛玉的曲子《枉凝眉》只是说宝玉被迫离家,宝黛两地相思,终于导致黛玉“眼泪还债”“证前缘”而死,丝毫也没有涉及宝钗和“金玉姻缘”,这正是因为黛玉之死与此无关。咏宝钗的《终身误》却写到宝、黛、钗三个人,团为“金玉姻缘”的不幸与宝玉始终不忘黛玉有关。

  ( 中华网) [编辑: 张刚]1

  贾母不是宝黛爱情的破坏者,而恰恰是护法神。一些研究者根据前八十回中一些表面现象断定雪芹原著八十回后也有贾母弃黛取钗的情节,实际上都属皮相之见,完全站不住脚。如第二十二四写贾母特意为宝钗作生日,似乎是贾母喜欢宝钗不喜欢黛玉的“伏线”,但这一回中有一条脂批明明说“……最奇者黛玉乃贾母溺爱之人,不闻为作生辰,却云特意与宝钗,实非人想得着之文也。此书通部皆用此法瞒过多少见者,余故云不写而写是也。”可见正面写贾母给宝钗作生日,而黛玉过生日反是“不写而写”,乃是一种写作方法上的出奇制胜,与未来的“金玉姻缘”毫无关系,脂批不明明说“黛玉乃贾母溺爱之人”吗?正因为对“溺爱之人”不正面写作生日,才是“实非人想得着之文也”。又如有一次宝玉招着贾母称赞黛玉,结果反赞了宝钗,似乎也是贾母喜钗厌黛的依据。殊不知这里面有着很深的人情世故,贾母当着薛姨妈称赞宝钗乃是十分自然之事,如果她对薛姨妈不赞宝钗反而夸奖自己的亲外孙女黛玉,倒是十分可笑的,不通情理的。还有人说贾母在“破陈腐旧套”时批评女儿倾心于一个男人为“鬼不成鬼,贼不成贼”,就是为反对宝黛恋爱,更属牵强附会。早在第一回中雪芹就对那种“佳人才子等书则又千部共出一套,且其中终不能不涉于淫滥”的陈腐旧套大如鞭挞,第五十四回作者不过又借贾母之口予以指斥罢了。这只说明雪芹对“陈腐旧套”的厌恶之深,与贾母对宝黛恋爱的态度毫不相干。当然,这段话出自贾母之口也符合贾母太上权威的身份,符合她见多识广,阅历颇深的年龄和个性。至于书中曾写贾母询问宝琴年庚八字,薛姨妈心中“度其意思,大约是要与宝玉求配”,便说出宝琴已有了人家,似乎贾母已排斥了宝玉配黛玉的可能。殊不知作者在这里只是借宝琴“间色”而已,因为宝琴是书中“陪客”,并非主角(见《薛宝琴不入薄命司》)。何况,如果说贾母想为宝玉求配宝琴没有考虑熏玉,她不是同样没有考虑宝钗吗?总之,前八十回中并没有贾母反对宝黛恋爱的任何“伏线”。

  相反,前八十回中屡屡透露出贾母正是宝黛恋爱的保护者,后来只因贾母早死,种种事出非常,才造成了宝黛恋爱的悲剧。第二十五回凤姐对黛玉开玩笑“‘你既吃了我们家的茶,怎么还不给我们家作媳妇?’众人听了,一齐笑起来。……官裁笑向宝钗道:‘真真我们二婶子的诙谐是好的。’……凤姐笑道:‘你别做梦给我们家做了媳妇,你想想’,便指宝玉道:‘你瞧人物儿门第配不上?还是根基配不上?模样配不上?是家私配不上?那一点玷辱了谁呢?’……”甲戌本有脂批说“二玉事在贾府上下诸人,即看书、批书人皆信定一段好夫妻,书中常常每每道及,岂其不然,叹叹?”庚辰本有脂批说“二玉之配偶,在贾府上下诸人,即观者、作者皆为无疑,故常常有此等点题语。我也要笑。”可见宝黛之配已为贾府诸人所公认,那首先当然是得到了贾母的默许。(中华网)[编辑: 张刚]

  2

  如果贾母反对宝黛恋爱,那么那样精明和善于逢迎贾母的凤姐,怎么会公然拿宝黛恋爱开玩笑呢?李纨称赞风姐“诙谐是好的”,正因为宝黛之配合府公认,尤其合老太太之意,风姐的笑话十分聪明而对景。贾母喜欢宝钗不假,对李纨那种温和贞静的性格也曾予赞扬,但她似乎更偏爱凤姐、黛玉那种能说会道、有棱有角的性格类型。陪侍贾母的鸳鸯不是好惹的,而从贾母那里出来的晴雯也是敢笑敢骂,锋芒毕露。第七十八回贾母对王夫人说:“但晴雯那丫头,我看他甚好,怎么就这样起来?我的意思,这些丫头们那模样儿言谈针线多不及他,将来只他还可以给宝玉使唤得。”而对王夫人挑中的袭人,贾母则认为“我只说他是没嘴的葫芦”,并不十分喜爱。尤可注意的是,晴雯是黛玉的“影子”,贾母挑中晴雯“给宝玉”,正暗伏她桃中黛玉与宝玉相配。

  又第五十七回《慈姨妈爱语慰痴颦》中薛姨妈向宝钗说道:“我想着,你宝兄弟老太太那样疼他,他又生的那样,若要外头说去,断不中意。不如竟把你林妹妹定与他岂不四角惧全?”第六十六回兴儿回答尤家姐妹询问宝玉情况时说“只是他已有,只未露形,将来准是林姑娘定了的。因林姑娘多病,二则都还小,故尚未及此。再过三二年,老太大便一开言,那是再无不准的了。”这些描写无非说明宝黛之配已为贾府上下人等公认,“故每每提及”,以便为将来“岂其不然、“如何心事终虚化”的反跌作铺垫。

  宝黛爱情酿成悲剧与宝钗无关。从前八十回所写宝钗性格看来,她绝不会在黛玉还活着的时就答应同宝玉订婚。宝钗绝不是如程高续书所写那样是个鸠占鹊巢的奸人,“一心想登上宝二奶奶宝座”的伪君子,恰恰相反,宝钗是“山中高士晶莹雪”,其品格是很高的(这丝毫也不影响她是封建主义的代表人物之一)。所以当她婚后了解到宝玉仍钟情黛玉时,才能够成为对宝玉“齐眉举案”的“高士”,成全宝玉的品格。参见周汝昌《红楼梦新证》及拙作《薛宝钗的“金玉姻缘”》。(中华网)[编辑: 张刚]

  3

  宝藏“心事终虚化”,首先是因为贾母未及明言而早死,宝黛失去了最有力的保护。第二十九回有这样的描写:贾母“急的抱怨说;‘我这老冤家是那世里孽障,偏生遇见了这么两个不省事的小冤家,没有一天不叫我操心,真是俗语说的,不是冤家不聚头,几时我闭了这眼,断了这口气,凭着这两个冤家闹上天去,我眼不见,心不烦,也就罢了。……’”而这回书又有脂批曰“二玉心事此回大书,是难了割,却用太君一言以定,是道悉通部书之大旨。”“一片哭声,总因情重。金玉无言,何可为证?”金玉无言为证,正是无贾母之言也。这不充分说明,只因贾母对宝黛婚姻未及明言而早死,才造成宝黛爱情悲剧吗?第五十七回紫鹃对黛玉说的话也很明白,可以看成是伏线“预言”。紫鹃说:“我到是一片真心为姑娘,替你愁了这几年了。上无父母,下无兄弟,谁是知疼着热的人?趁早儿老太太还明白硬朗的时节,作定了大事要紧。俗语说老健春寒秋后热,倘或老太太一时有个好歹,那时虽也完事,只怕耽误了时候。……若是姑娘这样的人,有老太太一日还好一日,若没了老太太,也只是凭人去欺负了……”。贾母虽是封建太上权威,却自有其独特个性,她是“怜贫惜贱、爱老慈幼”的,是好寻欢作乐过快活日子的,对小辈是纵容溺爱的。她是中国封建社会典型的老太大、老祖母,这种典型形象比起程高续书所写的“冷酷势利”、有很高封建阶级“觉悟”的贾母形象有更广阔的艺术内涵,具有更高的典型性。贾母不是《西厢记》中的老夫人,程高续书中那种写法实际上正好又堕入被曹雪芹加以痛斥的“千部共出一套”的“陈腐旧套”中了。

  贾母死后,又发生了“犬戎”叛乱的非常事件(见《八十回后之贾元春》),由于没有了贾母的保护,而荣府大房与二房的矛盾、二房中嫡子派与庶子派的矛盾又日趋尖锐复杂,宝玉被迫离开贾府上了前线。这时期黛玉出于对宝玉无限的爱与关心,“所谓宝玉知己,全用体贴工夫”,日夜啼哭,开始大量“眼泪还债”。由于某种原因,当年贾宝玉所赠、黛玉题诗的两条手帕“败露”了出来,赵姨娘一党抓住把柄乘机诽谤黛玉和宝玉有“不才之事”,袭人所担心的“丑祸”终于发生。日夜啼哭,“想林姐夫”的“潇湘妃子”象晴雯一样“枉担了虚名”,正如晴雯嫂子灯姑娘所说,“可知天下委曲事也不少”,“质本洁来还洁去,不教污淖陷渠沟”,“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既思念宝玉,又受到诬蔑诽谤,终于在宝玉离家后第二年春末夏初“证前缘”泪尽而逝,所谓“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禁得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中华网)[编辑: 张刚]

  4

  黛玉之受诬诽殆无疑问。她的“影子”晴雯含冤受屈而死就是“引文”。前八十回中多次写到赵姨娘、贾环一党陷害宝玉,对黛玉也无好感。此外还有许多蛛丝马迹,可参阅《贾芸和小红》《八十回后之贾元春》二文。这里不再赘述。总之,黛玉正如紫鹃所说“没了老太太,也只是凭人去欺负了”。

  赵姨娘一党诬陷黛玉,其目的还是打击宝玉,争夺荣府的统治权。荣府大房贾赦、邢夫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可能也和二房庶子派结成某种同盟。关于“金玉姻缘”的促成,我想很可能是元春代表荣府二房嫡子派对庶子派和大房在黛玉死后继续攻击宝玉的回击之举,而不必是在黛玉生前元春弃黛而取钗,“金玉姻缘”发生在黛玉死后.前文已加以论证。

  黛玉因相思和受诬,“眼泪还债”而死,与贾家择媳并无直接关系。( 中华网) [编辑: 张刚]

  5

  “我就是回去的时候了。”——黛玉绝粒待毙

  宝玉和黛玉自幼在一起,两人互相爱慕,已经到了“非君不嫁,非卿勿娶”的地步了。黛玉对于那些世俗的臭男人的丑陋行为已是听得多,看得多了。那些披着人皮的狼,是多么可怕!封建社会的女子的终生大事就是嫁人,若不能嫁给宝玉,未来的日子简直是不敢想象(就像贾迎春毁在中山狼孙绍平手上一样)。宝钗曾经笑着说要她作大嫂,她默然地拒绝了。薛姨妈的话说的对,这样品行的薛蟠连香菱都不配,又怎样能配得起黛玉呢!所以,黛玉早就作好准备,一旦有什么不利于自己的事情发生,就一死了之!这次的寻短见足以证明这一点。

  在书的前面,林黛玉是一个锋芒毕露的人,别人的言语中不慎触及了她便马上还击,有时太尖刻了,不免得罪了人,但她仍处处维护着自己。但回想一下,在元春的赐品中只有宝玉与宝钗的相同这件事之后,黛玉就开始收敛自己尖刻的脾气,特别是到了宝琴进贾府之时,对众人一番的话她的反应很不寻常:

  宝钗说道:“……我就不信我那些儿不如你。”说话之间,宝玉黛玉都进来了,宝钗犹自嘲笑。湘云因笑道:“宝姐姐,你这话虽是顽话,恰有人真心是这样想呢。”琥珀笑道;“真心恼的再没别人,就只是她。”口说着,手指着宝玉。宝钗湘云都笑道:“倒不是这样人。”琥珀又笑道:“不是她,就是她。”说着又指着黛玉。湘云不则声。宝钗忙笑道:“更不是了。我的妹妹和她的妹妹一样。她喜欢的比我还疼呢,那里还恼?你信口儿混说。她的那嘴有什么实据。”……一时林黛玉又赶着宝琴叫妹妹,并不提道姓,直是亲姐妹一般。(中华网)[编辑: 张刚]

  6

  湘云的话正说中了黛玉的心中之事,黛玉肯定不高兴,她没有玲牙利齿的反驳回去实在是令人觉得吃惊。若在以前,她早已骂出声了,还会说什么“她(宝钗)的妹妹便是我的妹妹”之类的话。从这看出,林黛玉的确是改变了不少,还记得在宝玉问她要不要元春的赐品时,她就哭着叫宝玉以后去找宝钗罢了,别来找她,还祝宝玉结成“金玉良缘”,或是黛玉此时已经看出了自己无望嫁给宝玉,故一旦有什么事她就想着寻短见。

  还有一点是,决定宝玉婚事的人是贾母,贾家日渐没落,她已是陈年老参,不中用了。她现在要做的是想方设法保住贾家的财产,外孙女的事她渐渐的管不了这么多了。这时她的权力也减少了,宝玉的婚事就慢慢的落在王夫人身上。在紫鹃情试宝玉后,宝玉与黛玉的爱情已是公开化了,但王夫人等人只说两人是自小在一起,关系不同别人,所以才会舍不得分开的,并不愿意承认两人相爱。王夫人曾对凤姐说过晴雯“像极你林妹妹”,骂她“水蛇腰”、“像个病西施似的”,“我就是见不得她那张狂的样子”,这分明在含沙射影地骂黛玉。借抄检大观园赶走晴雯,就是在杀鸡警猴,要向黛玉示威:想做宝玉的媳妇,你没门!故此黛玉应该知道

  综合上述,说黛玉是自杀的,我认为是合理的。

  林黛玉自幼深得贾母的欢喜,众人对她的关爱自是不少。但在她病重和死之时竟无人来看(李执是被叫来的,平儿、探春是知她快死才来的),何其凄凉!这原因是归于贾母对她的关爱少了。贾母这陈年老参在外孙女林黛玉死后说过:“你

手机看新闻】 【新闻订阅】【新闻论坛】【  
焦点新闻
图说天下


让儿童远离战场


农民拍电视剧自述婚外情


性开放的十大动物


盛唐美女生活写实


美女老板5000元租男友续


奇特建筑"色情小黄瓜"


华语影坛“情色女王”


抓拍体坛极度爆笑瞬间

女大学生举报父亲包二奶被判犯侮辱罪管制2年
女儿举报父亲包二奶被判
网上传颂“中国最美的深山女教师”
网上传颂中国最美女教师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