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专题

更多

您所在的位置:QQ首页 > 新闻频道 > 正文

记者调查借读费:说起孩子借读费 外来工泪汪汪
http://news.QQ.com  2004年09月01日15:01   南方都市报  评论()

  开学前,记者走进外来工家庭,发现筹措学费是他们最头疼的事

  今天开学,是孩子的一个大日子:开学总会有一些新的变化,高一课程改革、校服也分了春秋装;这同时也是考验家长的日子:有的孩子欢天喜地背着书包去学校,有的孩子却因家贫交不起借读费而在家徘徊。据报道,财政部称,今后在城市中小学就学的农民工子女,负担的学校收费项目和标准将与当地学生一视同仁,不再收取借读费、择校费或要求农民工捐资助学及摊派其他费用,而深圳至今未取消这一费用。一封在深圳读书的外来工子女的来信让记者展开了这次调查。

  昆明:中小学校免收民工子女借读费

  农民工子女:“妈妈,学校为什么不要我?”

  收费越来越高,城市学校的门槛到底有多高?

  “取消借读费”:政策离农民工子女还有多远?

  都说取消借读费 深圳为何还照收

  《南方都市报》编辑:

  你好,我写这封信的目的很明确,我本身没有深圳户口,家里人也没有,但父母均在深圳工作多年,所以一家人都住在深圳,5年前,父母为了更好地照顾弟弟的生活,把他们接到深圳上学,从那时起,两个弟弟每学期得交两千多元的借读费,但父母也挨一挨顶了过来,今年听到中央政府取消全国所有城市的借读费后,全家人都倍感欣慰,因为父母的辛苦劳动所得每年要割去一大部分用来支付我们三个孩子的学习费用,相信这种情况在深圳这样的移民城市应该是普遍的。而免去借读费的措施在全国其他城市已经开始实施的时候,深圳竟搞起自己的特别政策,借读费照收,令人不禁发问:一向敢于走在改革第一线的深圳为什么这次却固步自封了呢?

  对于继续收取借读费的举措,很多像我这样的普通百姓很难理解当局的目的所在,因此,希望能通过贵报,把这个问题做一番调查、讨论,向有关当局反映,搭起一座市民与政府沟通的桥梁,让市民了解当局的政策,也让政策真正做到以民为本。
                                              


  2004年8月15日



  愁容一

  孩子走路一小时回家吃中饭

  家庭档案

  姓名:张桂潮 黄咏月

  籍贯:广东潮州

  职业:关外帮人家拉货赚钱

  每年缴纳借读费:6000元左右

  家庭年收入:不固定

  承受压力:很大

  走过又长又黑的走廊,终于到了黄咏月的家。一进门,黄咏月赶紧搬出一个大风扇,对着记者呼呼吹风。“大风扇很少用,平时用这个”,黄咏月指了指头顶的吊扇,这种小吊扇是挂在蚊帐里的,而他们却挂在了客厅。1986年,黄咏月就从潮州来到深圳打拼,但直到现在,还在为三个孩子的学费发愁。

  三个小孩子 均交借读费

  在今年5月份以前,黄咏月一家住的是窝棚,为了省钱,三个孩子在一家名为朝阳的民办学校念书,每学期包括学杂费、借读费等等共需要2000元。

  为了让最小的儿子读上好学校,黄咏月咬咬牙,让儿子在朝阳读完学前班后到了公办小学,结果第一学期就交了1850元,其中借读费大概七八百元。今年5月,他们住的窝棚被拆了,朝阳学校也被拆了,两个女儿转到了另一所民办学校侨香小学。到了暑假,侨香也拆了。黄咏月到处打听,终于找到另一所位置比较偏僻的公办小学,每天两个女儿上学要走半个小时,教学质量也没有儿子的那所学校好,但是借读费可以便宜一半。

  孩子知俭省 中饭回家吃

  在靠近阳台的地方,有两张小板凳,一张上面放满了亮闪闪的珠片,黄咏月就靠帮人家在衣服上缝珠片维生。

  黄咏月的老公张桂潮以前是做装修的,现在主要在关外帮人家拉货赚钱。因为张桂潮三次胃出血,住了院做了手术,花光了积蓄。为了节省开支,黄咏月想尽了办法,每天把洗菜的水存起来冲厕所。三个孩子每天都在家里吃早饭,中午还走回家吃中饭,这样就能在学费里省去“营养费”。三个孩子也从来不参加学校组织的旅游。“去玩一次要80块,我才不去呢”,最小的儿子懂事地告诉记者。

  眼看快开学 学费未筹齐

  “今年年初报纸就登不用借读费了,听说了之后我好高兴,以为可以把两个女儿也转到好学校了,但刚放暑假儿子下学期的学费通知单就出来了,还是要收借读费”,黄咏月说,她也打听了两个女儿即将上的学校,也说要借读费。马上就要开学,她终于把女儿的学费筹集出来了,儿子学校可以通过银行托收,这样扣款就要晚一个月,给了她筹款的时间。

  “要是取消借读费就太好了”,黄咏月的老家在农村,困难的时候她也想过回家,但老家最好的学校还是比不上深圳的民办学校,她不希望孩子被耽搁,也不希望不在自己身边长大,于是只能在深圳苦苦支撑。黄咏月说到伤心处,连声说“不谈了”,眼泪哗哗地往下流。最小的儿子却一直蹦蹦跳跳,让记者看他得到的奖状,还写出自己父母的名字。“我能搏到哪一天就是哪一天,实在供不了了就让两个女儿回家帮我”,黄咏月悄声说。

  愁容二

  怕他学坏 铁链锁上辍学孩子

  家庭档案

  姓名:张先生 王女士

  籍贯:海南省

  职业:卖猪肉 开小店

  每年缴纳借读费:2000多元

  家庭年收入:1万多元

  承受压力:很大

  眼看就要开学了,可是在梅林一村租房居住的张先生一脸愁容。他来深圳打工7年,现在他还无钱给14岁的儿子交这学期的学费。他们夫妇俩和儿子在梅林一村租住了一间20多平方米的房子,每月房租650元。而后,他们在一楼开了个小商店,而他们一家三口则居住在屋顶黑暗的夹层内。

  记者在其家爬上黑乎乎的夹层看到,里面仅仅摆着几张空空的床。而小店的橱窗内,仅摆着油盐酱醋等一些简单的商品。

  “我们怎么不想让儿子上学啊!”说到伤心的地方,张的妻子王女士忍不住抹去了眼角的泪水。

  张先生告诉记者:“我们到处都问了,公立中学借读费要1000多元一学期,民办中学虽然不收借读费,一学期也要1000多元。说是借读费要取消了,可是讲来讲去,没有钱孩子还是上不了学。”

  辍学儿学坏 铁链锁上脖

  张先生的儿子张华(化名)今年14岁。因为儿子学坏,染上偷东西、夜不归宿的坏习惯,8月15日,张先生一气之下用铁链把儿子的脖子锁住(本报曾报道此事)。

  前日,面对开学的压力,他才无奈地告诉记者其中的隐情:其实自从去年春节,儿子就辍学在家了。

  张说,儿子来深圳有两三年了。去年,他凑了一学期1000多元的学费,让儿子在梅林附近一所民办中学读初一。可是寒假开学后,因为没有钱接着交学费,小华就只好辍学在家。按年龄儿子9月1日开学应该读初二了。

  据张先生介绍,小华辍学后,他们两夫妇忙于生计,根本无暇管儿子。为了上网,儿子夜不归宿。直到有一天村里的保安让他去领偷东西时被抓的儿子,他才明白孩子正在学坏。随后,在8月15日,多日没有回家的儿子突然跑回家偷偷收拾东西要逃走。他便用铁链锁住儿子。后来,为了防止儿子学坏,他就天天让儿子跟着他。

  小华说,现要开学了,想上学。

  明年有钱了 再让他上学

  据张先生介绍,他们夫妻来自海南。7年前他就来深圳打工,一直是靠帮助别人卖猪肉为生。两三年前,他们租下了梅林的这间房子,小店经常一天仅卖出10多元钱的货。他一个月打工也就挣1000多元,每月房租、吃饭、往老家寄钱等等开支,到月底几乎就没有剩余了。几个月前,他把手机也停了,妻子也开始外出务工,在一家鸡店帮忙给待宰杀的鸡贴上标签,可这样一个月也仅增加200来元的收入,还是凑不够孩子的学费。

  记者问为何不送儿子回老家读书,张表示,在海南务工也很难,现在家里只有一个老母亲。他今年清明把两个小女儿送回海南读书,一个学期才几百元。但是,一个老母亲照顾不了这么多孩子,他就让儿子留下来。没有想到,马上要开学了,他也没有凑足儿子的学费。前天下午,记者到小店时,他正在锁店门说要带着儿子外出要账凑学费。

  “现在我也很头疼,借读费没取消,公立私立学校哪样都上不起。这样我只好让他在家跟着我了。等明年有钱了,再让他上学。”张无奈地说。

  10个家庭调查

  未完,进入下一页

相关专题: 米洛舍维奇死亡
焦点新闻
图说天下


让儿童远离战场


农民拍电视剧自述婚外情


性开放的十大动物


盛唐美女生活写实


美女老板5000元租男友续


奇特建筑"色情小黄瓜"


华语影坛“情色女王”


抓拍体坛极度爆笑瞬间

女大学生举报父亲包二奶被判犯侮辱罪管制2年
女儿举报父亲包二奶被判
网上传颂“中国最美的深山女教师”
网上传颂中国最美女教师
网友意见留言板